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

花朵夭折谁之过

“我想回家,我要找妈妈!我还想老师、同学,我要上学。”
  当刘思影临死前这个小小强烈的愿望,从历史的长廊里游出,穿过法轮功邪教在天安门广场点燃的那场邪恶的火焰,依然回荡在我们的耳畔时,法轮功邪教张牙舞爪,吃人狰狞的面孔就浮现在我们面前。刘思影,这个12岁小女孩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小愿望,都被邪恶的法轮功无情地、永远地给剥夺了。
卡通魔鬼与火焰图片 
  花朵夭折谁之过?
  应该说是她的妈妈刘春玲之过。孟母三迁,让孟子成为中国历史上的圣人。刘春玲修炼上了邪教法轮功后,导致刘思影成了邪教阴霾下长大的孩子,这样小思影每天都被邪教的思想浸淫着,每天都无法挣脱她妈妈套在她身上的法轮功邪教枷锁。
  年幼的小思影正是生活在这样充满了邪教的唳气和阴影下,就连在自焚前,前去自焚的法轮功人员仍然在给她哄骗和打气。“自焚时,神的一面要出来,不能有常人的想法。一瞬间就成了。”自焚者中没有人心疼过这个可怜的孩子,阻止劝说小思影不要自焚,从而让那场邪恶的火焰夺去了她的生命。花朵就这样夭折了。
  这些自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欺骗着小思影时,在也在欺骗自己,也在不时的给他们自己打气。在他们眼里,只要在自焚时想成神的一面出来了,即有了成神的想法,他们在这一瞬间就可以飞升上天,在虹化中不要身体,成为神仙了。按照李洪志的邪说,那一刻是没有疼痛,没有痛苦的,是一种兴奋的超脱。多么幼稚和可笑的想法。这些幼稚的成年人,用他们幼稚的想法,去欺骗一个幼稚的孩子,此时的他们比幼稚的孩子还可怜。
  最让人揪心的是,在刘思影被抢救过程中与记者的对话。
  “你要去的是什么世界?”
  “美好的世界。”
  “那你为什么没去成呢?”
  “妈妈骗了我。”
  俗话说虎毒不吃子。一个正常的妈妈不会骗自己的孩子去自焚的。她宁愿舍去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自己的孩子,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一点点伤害。因为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妈的孩子是个宝。可是修炼上邪教法轮功的妈妈却能做出这样的事,与邪教妈妈生活在一起的孩子绝对不会是什么宝,而是在邪教思想毒害下成长的一颗随时要被邪抛弃的小草。因为邪教的思想早已控制了邪教妈妈的精神世界。在她们眼里邪教歪理邪说才是宝,她们的孩子与邪教歪理邪说相比,无足轻重,可有可无,由过去的宝贝,成为随时可以抛弃的小草。
  另外一对自焚的母女郝惠君、陈果,女儿陈果在郝惠君眼里也是这样的一颗小草。陈果也是在妈妈郝惠君的影响和熏陶下修炼上法轮功的。不同的是,小思影是被迫的,陈果则是主动的。因为她是一个有思维能力的大学生。小思影是一个天真活泼,尚不懂事的孩子。
 
  郝惠君自焚前后照片对比
 
  陈果自焚前后照片对比
  通过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,让人看到在法轮功修炼者眼里,生命呀,亲情呀,人性呀,早已无足挂齿,这样的“执著”应该去掉。
  天安门广场自焚发生后,当记者赶到开封市,把王进东自焚烧伤的消息告诉他的妻子和女儿时,同样痴迷邪教法轮功的母女俩人表情麻木,没有丝毫悲伤、痛苦的表现。她们甚至为自己亲人的这种愚昧、癫狂的选择感到“骄傲”。
  不是妻子对自己的丈夫没有感情,更不是女儿不爱自己的父亲,而是法轮功邪教思想毒害的结果,把一个原本正常的人变成了没有正常思维,没有人的感情的木偶。
  王进东一家都痴迷法轮功后,王进东的女儿王娟回忆说,她竟然多次对爸爸说,“表面上你是我爸,但是说不定我元神的年龄比你还大。”在王娟的眼里,她的父亲王进东就是她的一个功友,一个同修。王娟说:“我甚至认为爸爸不再是生我养我的父亲了”。
  从刘春玲、刘思影和郝惠君、陈果等人身上,让人看到走进法轮功邪教就是走进了害人害己的痛苦深渊,就是走向万劫不复的死亡之路
  为此,被自焚大火烧去五官的郝惠君醒悟后说:“我这一生是可悲的,把果果带到这一步,现在想起来就是愚昧、痴迷!”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