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

“铁三角”证死自焚案

12年前的1月23日,7名河南籍法轮功修炼者集体在天安门广场举火自焚,制造了震惊中外的“1·23天安门自焚”悲剧。

  12年过去了,惨象常在眼前幻现,悲鸣之声犹萦于耳,受害者肉体和精神的双重伤痛远未消除。

  12年过去了,法轮功不仅没有丝毫反省、忏悔之意,反倒是百般抵赖,甚至无耻地反诬这是中共为“栽赃法轮功”而策划的一场“伪火”。

  在法轮功的大量狡辩中,核心是对“第一事实”矢口否认。窃以为,“第一事实”者,自焚者的身份也。“1·23”自焚事件发生的当天,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便宣称:“新华社报道的所谓自焚人士与我们法轮功根本无关,这仅仅是栽赃陷害我们的一种手段。”张不在现场,又尚未调查,凭什么作此“瞬间断言”?此后,“刘云芳不能算大法弟子”、“‘王进东’是由一名现役军人扮演的”、“刘春玲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”、“刘葆荣很可能是公安的内线”、“薛红军的行为就不像大法弟子”、“陈果早就不练法轮功了”等谎言被无数次重复。然而,谎言重复一千遍又岂能成为事实!

  看起来,法轮功很“聪明”,自焚者连法轮功学员都不是,它就可以与这桩惊世罪行撇脱关系了。然而,聪明反被聪明误,自焚者全都是法轮功人员,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,因为有一个“铁三角”证据客观地摆在那里。

  何谓“铁三角”?这是借用几何学中的“三角形稳定原理”所作的比喻,“铁”是对牢固性的强化。“铁三角”何在,且听我道来。

  铁三角的第一边:刘云芳及其证词
  刘云芳是当年自焚事件的策划者和组织者,是参与自焚的7人中对法轮功痴迷程度最深的一个(用“轮家语”说是“悟”得最好的),在河南开封市的法轮功弟子中曾小有名气。就是这个刘云芳,2001年在法庭上表现出满脸的不屑;还是这个刘云芳,2012年10月底,接受凯风网通讯员董杰采访时,气愤地说:“法轮功不承认我们7个自焚者是大法弟子。醒悟之前,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坦然,认为这是‘师父’的考验。如今,醒悟后的我彻底认清了李洪志及法轮功骗人害人的邪教本质,如果谁再说自焚者不是法轮功弟子,让他找我,我站出来作证!”

  面对自焚事件策划者的拍胸作证,法轮功还有什么可说的!

  铁三角的第二边:郝慧君、陈果母女及其证词
  郝惠君、陈果母女是自焚案幸存者中受伤最重的,她们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,肢体残缺。这对母女被大火毁容,是邪教摧毁美丽的重要罪证,因而法轮功在她们的身份问题上大肆造谣。然而,这对母女虽被烧毁了容貌,却烧醒了大脑。她们多次公开强调自己是法轮功学员,陈果说过:“附近的居民,学校的老师都可以证明我是练法轮功的,这种说法(所谓自焚人士与法轮功无关),纯粹是造谣。”郝惠君也控诉道:“黑烟后面的师父不仅不承认我们母女是他的弟子,还诬蔑我们是共产党收买,有组织有预谋的破坏‘大法’。我真是瞎了眼,上了李洪志的当。”不久前,郝惠君、陈果母女再次接受了记者采访。当提到境外法轮功组织不承认她们是法轮功弟子时,郝惠君连着说了两句“这是谣言”,她强调:“我在开封市大兴街居住,我们附近的居民都知道我是练法轮功的,我在龙亭湖畔断桥练功点练功,后来也有一段时间到医专有个练功点去练。附近的居民和我们学校的老师,都可以证明我们是练法轮功的。所以这种说法,纯粹是造谣。”陈果则说:“我恨透了李洪志,恨透了法轮功。是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害了我。”

  幸存者言之凿凿,请问法轮功敢当面对质吗?

  “铁三角”的第三边:王进东、王娟父女及其证词
  关于自焚者之一的王进东,法轮功编造的谣言最多:什么“三个王进东全不一样”,什么“王进东被(现役军人)掉包了”,什么“王进东的脸是假面具”……反正就是不承认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。对此,王进东本人既寒心,又气愤。一次他对境外媒体的记者说:“有些说我这是假面具,有意识弄出来的。我说现在你们这些先生们、女士们为什么不提这个问题?因为你们看到了。”给了法轮功一记响亮的耳光。王进东的女儿王娟也曾是法轮功习练者,父亲自焚后,王娟站出来证实:“在电视上看焦点访谈,看到爸爸自焚时的镜头,虽然无情的火焰使爸爸面目全非了,但是爸爸的声音、姿态,使我一眼就认出来了,爸爸坐的那个位置正是我们一家去天安门打横幅的那个位置。”2002年4月17日,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,王娟作为中国妇女联合会的代表,以自身和亲人饱受伤害经历戳穿了法轮功关于自焚事件的谣言,揭开了法轮功打着“真、善、忍”旗号践踏人权、残害生命的画皮。2012年年底,王娟接受采访时侧重从两个方面驳斥了法轮功的谣言。第一,“其实自焚事件发生后,法轮功就秘密组织人员冯海军、司美娥调查证实自焚的七人确是法轮功人员,并通过电子邮件报告总部,但是在美国的法轮功总部置之不理,相反却睁着眼说瞎话。”第二,法轮功媒体“说自焚人员不是法轮功人员,说爸爸王进东是假的,我们一家三口也是假的。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,到开封不用太费劲随便一问都知道,而且我从小到大那一张张家庭合影照便说明一切。”

  王氏父女面向国际社会的有力证词,法轮功能够推翻吗?

  策划者、毁容者、“被掉包者”皆挺身而出,拍胸作证,“铁三角”证死了12年前天安门自焚案的“第一事实”。正是因为有了这铁铸的“第一事实”,西方主流媒体才说了公道话:“‘法轮功’网站坚持说自焚是政府特工扮演的,几乎无人信服那个台词。”

  面对上述“铁三角”证据,且看法轮功邪教还如何抵赖!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