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10日星期日

港媒称内地网络代孕盛行:接受性行为受孕 标价30万

港媒称,内地不孕不育人数骤增,加速了网络代孕产业的发展,多个活跃的代孕群体,由于成员为年轻育龄女性,且可接受性行为受孕,虽然交易的价码高达30万元(人民币,下同),但由于缺少法律的保障,这些群体中男子猎艳女子诈财的事件屡有发生。

香港《明报》网站1月11日引述《南方都市报》报道称,26岁的夏娟(化名)是一名职业代孕者,住在佛山顺德乐从镇一个靠近公路的中低档小区。2015年夏娟觅到一个南京中年客户,不久,她将自测到的排卵期通知对方。

依据协议,由客户为她支付往返南京的机票,两人一家酒店里通过性交授精的方式,履行协议。夏娟获得5000元订金及5000元工资报酬,但最终却怀孕失败。

夏娟的闺蜜钟丽,不久前才将刚出生的小生命交由两位香港男子抱走,换来的是35万元现金。和夏娟不同的是,香港男子选择的是人工受孕方式,代孕者与客户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。

据称,代孕者的客户群大多为中年无子女夫妇、单身未婚者或同性恋者。而代孕“合作”一是人工方式,即将男方的精子注入女子子宫;二是自然方式,即在代孕者排卵期,双方通过性行为受孕;三是试管方式,由客户提供已经受孕的卵子,植入代孕者体内,但这需在由医院完成;四是“盲捐”方式,出卖卵子而不闻其他。

28岁既是代孕者也是中介的婷婷,来自四川,她称,“客户可要求代孕者的身高、体重、年龄及外貌和文化程度,挑选合适对象,身高和外貌条件好可以开高的价码”。体检合格确定“合作”后,客户需交1至2万元订金。一旦受孕完成,客户须给代孕者固定“工资”,直至分娩结束。“前三种方式一般需30万元,就可把小孩交到你手上。”

由于缺少法律的保障,这些群组中猎艳诈财的事件时有发生。曾有客户投诉代孕者,称遇到骗子,“合作了还吃避孕药,只合作不怀孕”。而在另外的QQ群公告上,群主也曾贴出警示,称有人冒充客户专门在群组里骗“代母”作影片虚拟性爱。

香港《明报》网站1月11日另有报道称,2013年开始,国家相关部门就重拳整顿代孕。2015年3月,国家卫计委等12个部门联合制定方案,从4月起至12月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。

2015年12月27日,全国人大审议通过《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》中虽然删除了“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”条款,但仍“禁止买卖精子、卵子、受精卵和胚胎”,也出现很多地下代孕的情况,成难以监管的灰色地带。

内地最活跃的代孕QQ群有“全国好孕来代群”,成员约320人;另“和谐D妈群”的成员则达830人。而按要求入群需改群名片以便识别。代孕者昵称前加字母“D”,求子者加字母“Q”,中介则需加“Z”。

“全国好孕来代群”里的代孕者“D小静”抱怨,卡里没有钱,“合作”客户要求见到胎才肯继续给钱,因为医生说她“内膜不好,怀上是一个奇迹”,这让客户怀疑。

而客户的“合作”还有两种不同要求,分别叫“散养”和“圈养”。顾名思义,“散养”就是客户全程不监督代孕者日常的活动规律和生活方式;“圈养”就须在客户的监控范围内活动,饮食完全遵照客户要求。

延伸阅读


韩国《朝鲜日报》网站2015年12月30日援引《中国日报》29日报道,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当天表示:“在审议过程当中展开了激烈的讨论。”“有人表示,若全面禁止代孕,一些富裕阶层可能到代孕合法的国外生育。”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表示:“代孕关系到公民生育权。”西昌学院的一位教授在《光明日报》刊文称:“目前中国不孕夫妻不断增加,本次举措出于这种考虑。”

与此相反,北京的一位女性律师表示:“若在法律上不禁止代孕,已成为社会问题的代孕将会雪上加霜。”“这是侵犯人权的决定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